阿根廷华人在线

  • 4781-7042
  • 邮箱:horizontechino@gmail.com
搜索

希特勒隐居阿根廷的又一例证:生前用枪在阿根廷遗失

2020-1-25 17:49|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014| 评论: 0

摘要: 阿根廷华人在线12月29日讯 时秒编译报道 上周,司法部将一份针对一把巴拉贝鲁姆手枪 (Parabellum)的搜查令移交给了国家档案管理局 (ANMaC,前RENAR)。据悉,这把在2016年失踪的手枪目前已在国际刑警组织通缉搜查 ...


阿根廷华人在线12月29日讯 时秒编译报道 上周,司法部将一份针对一把巴拉贝鲁姆手枪 (Parabellum)的搜查令移交给了国家档案管理局 (ANMaC,前RENAR)。据悉,这把在2016年失踪的手枪目前已在国际刑警组织通缉搜查中。

在国际刑警组织搜查令的背后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武器收藏者胡安•帕勃罗•鲁珀尔 (Juan Pablo Ruppel)的一系列故事,有关他的德国亲戚和巴塔哥尼亚地区纳粹隐居生活的故事都成为一种传奇。

阿苏尔(Azul)是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省一座内陆小城市,距离首都约300公里,人口约6万。

在某个星期五早上8点,小镇的平静被突然打破。一队布省警察戴着头盔,身穿防弹背心,手持盾牌,全副武装地突袭了当地佩德罗•布尔戈斯上校街和帕米罗•博利亚诺上校街角的一户住家。故事的主人公胡安•帕勃罗•鲁珀尔就住在这栋房子里,他常年以维修家电为生。

最近,故事主人公鲁珀尔接受了阿根廷媒体的采访,向人们讲述了2016年6月17日那一天警察突袭搜查他家的始末…。

鲁珀尔表示:“当时来了几辆警车,突然来到我家,事先没有任何通知。他们强行闯入了大门口的围栏和大门。进屋后,他们粗鲁地对待我的孩子,一个孩子被殴打,关在一个房间里,我的女儿卡塔琳娜还很小。自从那件事以后,现在她听到噪音就会感到不安,晚上睡不好觉。我的妻子是摄影师,她为此失去了工作。我被囚禁了一天半。最后,警方的搜查结果是什么也没发现。”

-但是为什么要对你家进行搜查呢,您被指控什么罪行吗?
-谎言,那就是一个谎言。都是他们杜撰的。他们说我曾经偷了碗,刀子,杯子,叉子,一袋已经开了袋的面粉,还有一袋未打开的面粉,一瓶油。这写都是毫无意义的控告。当时我们算了一下,他们说的那些东西连一千比索都不到。

实际上,该行动是奥拉瓦里亚2号担保法院院长卡洛斯•维拉马林法官(Carlos Villamarín)的命令,搜查目的是调查一起大约一年前发生的案件编号为3118/15的盗窃案。

警察并没有找到他们想要的任何私人物品。

鲁珀尔收藏的希特勒手枪的照片。


但在鲁珀尔的房子里,有14件武器被查封,然后重新登记为另外一起案件,罪名是“非法拥有民用枪支”。

他的辩护律师赫尔曼•维纳 (Germán Vena)提到了这个案子。他说:“我的客户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武器的收藏者,尽管他告诉警方他拥有所有的合法文件,但他们还是带走了这些枪支。我们最后证明鲁珀尔不仅拥有武器注册文件而且是合法用户之后,这个案件最终销案了。和之前涉嫌的盗窃案件一样,他并没有犯罪。”

经过漫长的司法程序,被查封收缴的武器被退还给了主人。然而,令人匪夷所思的是,其中有一把枪不见了。

也许是鲁珀尔解释说:“在我的收藏中,有几把枪属于阿道夫•希特勒(Adolph Hitler)...特别是Parabellum-Luger 1906/1907 DWM口径45,编号第5的手枪,价值无法数百万美元。”

那把枪在2016年被警察收缴带走后,就再也没有回到他的手中。

2016年在一次阿根廷联邦警察的行动中,鲁珀尔的藏枪被警方收缴后失踪。


几天后,根据U.F.I.担保法官马格达莱纳•福布斯(Magdalena Forbes)的决定,国际刑警组织开始在全球范围内搜索这把枪。

这把手枪的原主人胡安•帕勃罗•鲁珀尔,现年42岁,他的口音和说话方式透露了一些他的生活背景。他说:“我出生在科洛尼亚•涅瓦斯(Colonia Nievas),是阿苏尔(Azul)市奥拉瓦里亚区的一个小镇。我们主要从事农业工作,比如挤奶,组装车轮,到野外砍柴。现在,我以修理电视,音响等电子设备为生。小时候大家就开始给我一些东西让我修理,因为大家都认为我很聪明。即使必须拆卸马达的难题,我也能完成。现在我几乎什么都能修。

但是,这位土生土长,健壮的方脸男人仅仅去过布宜诺斯艾利斯市三四次,却有着与众不同的经历。他向记者提供更多的其他资料,让这个故事出现了令人咂舌的转变。

 -我是由叔叔抚养长大的,他叫霍斯特•施密特(Horst Schmidt),住在奥拉维里亚(Olavarría)镇。我15岁那年开始搬去与他一起生活,直到19岁我和妻子一起居住。我认识他是因为从小就去拜访过他。他和他母亲住在一起,但是当我和去他那住的时候,他的母亲早在几年前就去世了。

霍斯特叔叔对鲁珀尔的教育很严格。据介绍,他从小就让鲁珀尔进行体育锻炼,并教他各种自卫训练。霍斯特叔叔在纳粹德国时期,曾是“近卫队第1师”的成员。

 -你之前知道这些吗?
 -不像现在,那时没人告诉你什么消息。此外,也没有人问过。当我长大后才知道这一切。是的,我记得他有好几份名字不同的身份证件,而且他的实际年龄也要比证件上的年龄大得多。

-施密特与您的父亲和您的母亲有什么关系?
-他是我祖母的兄弟,我母亲的母亲...就像我刚说的,从来没有人谈论过他或家人,许多人更改了姓氏或证件。

根据胡安•帕勃罗的说法,鲁珀尔15岁那年发生的一件事改变了他的生活:
-那是1994年7月22日。我去帮当地的夜店采购东西,当我返回时,我的叔叔施密特和另一个男人在一起。叔叔向那人介绍了我,那人惊讶地得知我的姓氏是鲁珀尔。

鲁珀尔手持国家档案局的证明文件。


那位来访者也有他自己的故事:在纳粹政府时期,他曾是隶属“近卫队第1师”司令部党卫队突击队大队的汉斯•鲁珀尔(Hans Ruppel)指挥官,负责保护希特勒的安全。

 -那个人和你是姓氏相同…
 -是的...但我从没见过他,我不认识他。

 -你听说过他吗?
 -没,从来没有,小时候也没听说过。我父母也从未谈论过这个人。后来我得知他是我父亲那边的亲戚,因此也是我叔叔的亲戚,因为施密特的母亲(去世的那位)是鲁珀尔的姐姐。

-你妈妈知道这个鲁珀尔的存在吗?
 -不知道,她是通过我知道的。在名字和亲戚关系的背后,答案揭晓了。他告诉我的第一件事是我让他想起了他的弟弟,他弟弟已经在柏林去世了,我和他长得很像。

出于这个原因,出于亲戚关系或其他原因,第二天鲁珀尔指挥官要求年轻的鲁珀尔扮演一个角色:

 -用一台学校打字机和文件夹中的一张纸,他给我写了一封信,他答应我会给我一些枪支武器。

信中的一段文字说:“令我吃惊的是,这么小就会装9毫米巴拉贝鲁姆手枪的弹匣,我告诉他我有三把口径7.65 9m和45系列05的枪,这是我们1948年在胡安•庇隆(Juan D.Perón)的帮忙下带进来的。这就是为什么现在我决定,当这个孩子成年时,这些武器将属于他,我已经71岁了,我知道他会好好保管这些东西的”。

签字写着:“我会回去的,汉斯叔叔。”

鲁珀尔和他抚养他长大的叔叔施密特。


几年后,也就是2012年,汉斯• 鲁珀尔在胡安•帕勃罗• 鲁珀尔的生活中再次出现:

 -我已经住在阿苏尔市了,我已经结婚了。他和一位女士一起开着奔驰车来的,有司机开车。正是那个时候他给我拿来了原属于希特勒的巴拉贝鲁姆手枪 DWM 45口径5号枪。我还留着那封信。而且,那是我最后一次见到他...我不知道他是否还活着。按时间推算,如今他得有97岁或98岁了。他住在巴塔哥尼亚地区,但他从未告诉我确切地址。几天前,一个男人告诉我说,鲁珀尔在巴塔哥尼亚地区有许多农场,但这些农场不在他的名下,并且有一些已经更名易主了。

老鲁珀尔在信中说:“1948年,希特勒的一部分藏品,其中包括这支45口径05系列手枪在胡安•多明戈•庇隆的亲自授意下抵达阿根廷。”然后他补充说:“我尽量保密,因为它具有不可估量的价值,不仅仅因为它只有45的口径,而且还因为它是阿道夫•希特勒的私人藏品。”

确切的说,这把枪就是在那次搜查中被收缴的枪支之一,自那之后,这把枪再也没有还给他。目前,国际刑警组织正在积极寻找该枪的下落。
2016年6月17日,警方的行动是由当时的警察局副局长埃米利亚诺•斯帕拉诺(Emiliano Sparaino)指挥的,当时他是Hinojo镇第一警察局局长。

胡安•帕勃罗给我们提供了以下其他信息:

-几个月后,埃米利亚诺警长升官了,并调任坦迪尔(Tandil)市,担任道路安全主管。但是后来他接受驾驶人员的贿赂被查实,随后被逮捕了……。案件是他组织非法协会,收受贿赂,违反公职人员职责,不久他因悔罪而被释放。

在他被逮捕后,一名警察问他说:“如果那把枪再出现的话,你要如何处理,留着还是卖掉?” 我告诉他我会卖掉,想看看他怎么答复我。他说:“好吧,我知道它在哪里,你给我写一个保证书,给我三百万美元,你自己留三百万美元,我们得三个人分那三百万。” 我邀请他到我家,放了两部电话录音。我让他又说了一次所有的对话内容。然后我告诉坦迪尔检察官办公室所有事情,但没有给他们录音资料。他们不到一个月就约谈了这名警察。

鲁珀尔的叔公与希特勒相识。


-有提到其他名字吗?
 -也许...

-马格达莱纳•福布斯(Magdalena Forbes)法官的证词与国家档案管理局的决议文之间是否有联系?
 -我不知道,但我认为他们再也无法掩盖事实了。这已经成为烫手山芋。经历过此案的调查人员,我不知道他们是否出自本人意愿还是被迫,但他们对法官掩藏了那些证据。现在,感谢上帝,法官正在采取行动,我的那把珍藏的希特勒的手枪正在世界范围内进行搜查,因为国际刑警组织要求对这把枪进行全球搜查。一旦它出现了,或者有人想出售或拍卖它或任何有关的消息,立刻就会有人知道。

-希特勒的那把枪如今值多少钱?
-根据一本杂志的最新评估,它价值1500万美元。但是,即使有人给我这么多钱,我也不会出售。由于它的历史价值,我更想收藏它。该手枪的价值是根据其种类,保存条件,系列号和口径进行评估的。鉴定人说,这是地球上最昂贵的半自动手枪。

希特勒和艾娃。鲁珀尔确信他的叔公和他们一起乘坐潜艇抵达阿根廷。


这把手枪的“历史价值”,受到如此的尊重和个人主观性,而且还与一个有争议的情况有关,且一直受到质疑,这也使这个故事显得更加生动。胡安•帕勃罗•鲁珀尔再次重申了记者亚伯•巴斯蒂 (Abel Basti)在他的《希特勒的第二人生》一书中所发表的声明:

-我的叔叔施密特和我的叔公汉斯•鲁珀尔与阿道夫•希特勒(Adolf Hitler)和伊娃•布劳姆(Eva Braum)乘坐的同一艘U型潜艇抵达阿根廷。他们在南部巴塔哥尼亚地区的一处海滩上岸。施密特无数次这样告诉我这件事。鲁珀尔我见过他两次,每次他都对我说了同样的话。

与此同时,现在,某个人正拥有世界上最昂贵,也是最抢手的那把巴拉贝鲁姆手枪 。


酷毙

雷人

鲜花

鸡蛋

漂亮

最新评论

  • .
  • .
  • .
  • .
  • .

文热点

读排行

客服电话

4781-7042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六 10:00-18:00

客服QQ点击咨询

微信公众号

APP客户端

Copyright © 2011-2017 http://www.51argent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Discuz!X3.2 蜀ICP备16028384号-2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