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根廷华人在线

  • 4781-7042
  • 邮箱:horizontechino@gmail.com
搜索

以色列特工回忆:1960年潜入阿根廷的行动,因一个错误差点失败 ...

2021-1-12 13:33| 发布者: | 查看: 335| 评论: 0|来自: 百家号

摘要:   1960年5月,以色列情报部门摩萨德查出了前纳粹高官阿道夫·艾希曼的下落,于是偷偷潜入阿根廷将其强行绑架,并通过飞机秘密运回以色列。今天,我们就详细聊一聊,这次疯狂行动的详细过程。阿道夫·艾希曼  事 ...

  1960年5月,以色列情报部门摩萨德查出了前纳粹高官阿道夫·艾希曼的下落,于是偷偷潜入阿根廷将其强行绑架,并通过飞机秘密运回以色列。今天,我们就详细聊一聊,这次疯狂行动的详细过程。

阿道夫·艾希曼

  事情要从1957年9月19日说起,西德黑森州检察长弗里茨·鲍尔,约见了以色列驻西德赔偿事务部负责人费力克斯·西纳尔。一直以来,弗里茨·鲍尔都在追查落网纳粹高官的下落,而这次会面,他开门见山地说:“发现艾希曼的踪迹了。”

  阿道夫·艾希曼,被称为“死刑执行者”,是纳粹施行犹太人大屠杀“最终方案”的主要负责者,二战后下落不明。

  弗里茨·鲍尔是通过自己在阿根廷的一个秘密线人,得到艾希曼消息的。他之所以将这份情报秘密传达给以色列,是因为不相信当时的西德官员有能力抓回艾希曼,说不定会有人通风报信,那可能就永远抓不到这个人了。

  很快,当时的摩萨德局长伊塞尔·哈雷尔就得到了消息。当哈雷尔仔细查看了艾希曼的档案之后,坚定地表示:“如果艾希曼还活着,那么无论是上刀山还是下火海,我都要把他抓住。”

  但是首先,摩萨德必须要确认艾希曼真的活着。

电影中的弗里茨·鲍尔

  1957年11月6日,以色列情报人员再一次找到弗里茨·鲍尔,想了解更详细的信息。鲍尔告诉他们,自己的线人是一个拥有一半犹太血统的德国人,现居阿根廷,其提供的各种细节都和艾希曼及其家人符合。

  鲍尔还提供了一个非常精确的住址:布宜诺斯艾利斯市郊奥利沃斯区查尔布科大街4261号。

  有了如此精确的地址,那就可以行动了。

  摩萨德局长哈雷尔于1958年1月,派遣名叫亚伊尔·戈伦的特工前去核查,这名特工曾在南美洲长期生活,应该不会打草惊蛇。结果,特工戈伦前往布宜诺斯艾利斯的这个地址,发现情况不太对:这是一个非常贫穷的社区,都没有铺设沥青的路面,“那栋破败的小房子无法与我们印象里艾希曼那个级别的党卫军官员的生活联系在一起”。

  而且,特工戈伦还在这栋房子的后院,看到了一个“不修边幅”的欧洲女子——他觉得像艾希曼这样的人不可能有这样的妻子。于是,戈伦向上级报告,鲍尔提供的情报很可能是错误的,艾希曼不在这里。

  摩萨德局长哈雷尔得知这一情况之后,并没有再派人调查,而是感到“大失所望”。1958年1月21日,哈雷尔又一次派人和鲍尔接触,希望能得到线人的具体信息。鲍尔告诉摩萨德特工,线人名叫洛塔尔·赫尔曼,并提供了他的地址。

摩萨德

  这一次,被派往阿根廷调查的是以色列警方高级调查员埃夫拉伊姆·霍夫施泰特尔,鲍尔还给了他一张介绍信。霍夫施泰特尔马不停蹄地赶往这个地址,找到了线人赫尔曼。

  让人意想不到的是,赫尔曼是个盲人。赫尔曼表示,一年半之前,他的女儿西尔维娅开始和一个年轻人约会。这个年轻人的名字叫尼古拉斯·艾希曼,曾经来过赫尔曼家几次,并且在闲聊中声称“如果德国人完全消灭犹太人就好了”。

  赫尔曼之后了解到阿道夫·艾希曼的事情后,很确定这个年轻人就是艾希曼的儿子。赫尔曼会不会多想了呢?更进一步的证据是,这个尼古拉斯与西尔维娅约会时,明确表示不会透露自己的家庭住址,就连写信也要通过朋友转交——普通人是不会这么神秘的。

  之后,西尔维娅提供了更多的信息,这个家庭有五个孩子,三个出生于德国,还有两个出生于阿根廷。前三个孩子从年龄上,和艾希曼一家的情况相吻合。越来越多的信息表明,赫尔曼的情报是正确的。

  但是,赫尔曼在调查了那栋房子的地产登记情况后,发现房屋所有人名叫弗朗西斯科·施密特,其中两栋公寓的住户分别是达格托和克莱门特——赫尔曼认为这个施密特就是艾希曼,但摩萨德调查后,发现施密特的家庭情况和艾希曼相差甚远。于是,调查又搁置了。

  一直到1959年12月,鲍尔再次带来了消息:艾希曼化名里卡多·克莱门特。

艾希曼

  摩萨德这才意识到,这个名字早就出现在情报中,然而却被他们忽略了。哈雷尔又派出了以色列“最优秀的调查员之一”阿哈罗尼,于1960年3月1日前往布宜诺斯艾利斯继续调查。

  万万没想到,又出岔子了。

  3月3日,阿哈罗尼驾驶租来的汽车,前往之前的那个地址调查。结果到地方一看,里面空空如也,粉刷工人正在干活,原来住的人都搬走了。

  阿哈罗尼决定继续调查,为了不暴露自己的身份,他找到了当地一个名叫胡安的年轻人帮忙。阿哈罗尼的计划是这样的,他知道艾希曼长子克劳斯的生日是3月3日,所以就让胡安去送一个“生日包裹”,谎称这个包裹来自一位年轻女子。

  于是,胡安又来到了那所房子,从前门看不到人,他绕到了后院,发现一男一女似乎正在清理垃圾。于是,胡安问他们:“请问,克莱门特先生住在这里吗?”

  男子说:“你是说那家德国人吗?”

艾希曼在阿根廷的身份证

  胡安赶紧说自己不知道他们的国籍,男子又问:“你是指那个有三个儿子成了年,还生了一个小男孩的家庭吗?”

  胡安再一次表示自己不清楚,只是有人委托他给克莱门特送包裹的。

  那个男子终于透露了消息:这一家人已经在半个月前搬走了,他不知道搬去了哪里。不过,在房间里工作的一个粉刷匠知道情况。

  通过这个粉刷匠,胡安找到了在附近汽车维修店工作的迪特尔,也就是艾希曼的第三个儿子。胡安发现迪特尔不愿意说出自家的地址,就直接把包裹给他,然后离开了。

  真是峰回路转,阿哈罗尼非常高兴,现在,他只要紧紧盯着迪特尔,就可以轻松找到艾希曼了。确实,他很快就确定了艾希曼在圣费尔南那多的新住所,并且在3月19日第一次看到了艾希曼。阿哈罗尼描述说:“一个中等身材的男子,大约50岁,脑门很高,略有谢顶。”

  在回以色列之前,他还通过隐藏式照相机,拍到了这个男人的照片,带了回去。

  现在,摩萨德开始制定抓捕计划了。

同题材电影中特工在开会

  现在的问题是,不可能大张旗鼓地寻求阿根廷的帮助,只能秘密把艾希曼绑架回以色列。摩萨德局长哈雷尔制定了两套计划,最佳方案是使用飞机。但是,当时以色列没有飞往阿根廷的航班,所以必须要找一个借口才行。

  幸运的是,5月底阿根廷要举办庆祝独立150周年的纪念活动,以色列已经受到邀请派遣代表团前去参加庆典。所以,哈雷尔与以色列航空公司取得联系,安排好了这次行动。

  另外,备用计划是利用轮船。摩萨德特工埃坦奉命与以色列一家海运公司联系,在他们的一艘冷藏船里准备一个特殊舱室,可以囚禁艾希曼。这家公司一直和阿根廷有商贸往来,冷藏船不会受到怀疑。

  4月24日,阿哈罗尼伪装成德国商人回到了布宜诺斯艾利斯。与此同时,抓捕行动组的其他特工,也以不同的身份先后来到目的地。

  他们秘密观察了艾希曼的行踪:他每天早上要步行到不远处的公交站,然后坐车前往一家汽车工厂,每天晚上再坐公交车回来,非常有规律。

  大多数行动小组的成员,都对目前的情况十分乐观:公交站到艾希曼家的这段距离,足够完成抓捕,而且因为这里有些偏僻,艾希曼下班的时间街上很少有行人。

彼得·马尔金

  只有负责第一个冲上去抓住艾希曼的特工彼得·马尔金,觉得有些紧张,他回忆说:“我在此前的职业生涯中从未感受过恐惧,可到那一刻,我害怕自己会失败。”

  因为身处阿根廷,任何一点失误都有可能让行动失败,大家心里都明白。局长哈雷尔给了特工埃坦一副打开的手铐,告诉他一旦行动被阿根廷警方发现,要第一时间把自己的手和艾希曼的手拷在一起——钥匙在哈雷尔手中,必须保证艾希曼不离开摩萨德特工。

  而实际上,这些特工后来回忆,他们已经商量好了,因为没有携带枪支,一旦阿根廷警方忽然出现,他们会在第一时间杀死艾希曼,埃坦后来说:“最简单的方法就是扭断他的脖子。”

  1960年5月11日傍晚,行动组来到了艾希曼家旁的公交站附近。

  行动小组准备了两辆车,其中一辆停在路上假装引擎出了故障正在修理,只要看到艾希曼走过来,就立刻打开车前灯,让艾希曼暂时“失明”。这时,旁边另一辆车里的特工,会立刻冲出来控制住艾希曼,塞进车里带走,行动时间为晚上7点40分,艾希曼平时下班回来的时间。

  没想到,又出岔子了。

  当天晚上7点40分左右,那辆公交车准时来了,但是艾希曼不在车上。20分钟之后,艾希曼还是没有出现,行动组的成员开始着急了,难道今天艾希曼不回来了?他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正在考虑要不要撤离的时候,大约8点5分,艾希曼出现了!

被囚禁的艾希曼

  一名特工迅速将车前灯打开,阿哈罗尼则通过望远镜看到艾希曼的一只手插在兜里,于是对等在车外的马尔金说:“他的一只手放在口袋里,小心武器。”

  当艾希曼刚刚走过阿哈罗尼的车时,躲在一边的马尔金忽然出现,用练习了好几周的西班牙语说:“先生,请等一下。”说完,马尔金立刻冲上去,想要控制住艾希曼。

  按照之前的计划,马尔金应该勒住艾希曼,捂住他的嘴——但刚才阿哈罗尼提醒马尔金小心武器,于是他首先伸手抓住了艾希曼的手腕,这让艾希曼有了挣扎的机会,两人一起掉进了旁边的沟渠里。

  更糟糕的是,艾希曼开始大喊大叫,阿哈罗尼不得不发动汽车引擎试图掩盖喊叫声,他在报告中说:“这让一次精心策划和认真准备的行动变得一塌糊涂。”如果此时附近有阿根廷警察,那就真的功亏一篑了。

  其他特工火速从车里跳出来,架起艾希曼将他拉进车里,放在车座下的底板上。阿哈罗尼则用德语对艾希曼说:“如果你乱动,我们会开枪。”虽然他们没有带枪,但似乎吓住了艾希曼,他点了点头,马尔金才把手从他的嘴上移开。

  之后,艾希曼一动不动地躺在车里,脸上带着厚实的护目镜,看不到任何东西。很快,他就被抓到了摩萨德安排好的安全屋里。当艾希曼得知自己将要被送到以色列接受审判时,他就非常配合了。

审判艾希曼

  5月19日下午6点,以色列航空公司的一架飞机,带着以色列代表团飞抵布宜诺斯艾利斯。5月20日,艾希曼非常配合的洗澡、刮脸,并且穿上了以色列航空公司的制服。行动小组的医生给他注射了一针镇静剂,以防路上出问题。

  到达机场的时候,机场警卫看到车里坐的都是以色列航空公司的人,也就立刻放行了。就这样,几个特工架着睡着的艾希曼,上了飞机。他们都在头等舱假装睡觉,声称自己是后备机组人员,需要在接班前休息好。

  当飞机离开阿根廷领空后,头等舱的特工们才起身庆祝,这时候那些真正的机组人员,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不过,抓捕行动的大多数特工都不在飞机上。在之后的几天里,他们分头离开阿根廷,尽量不被人注意到。

  就这样,一波三折的抓捕行动才终于结束。

  阿道夫·艾希曼因为反人类罪等15项罪名被起诉,最终于1962年6月1日被处以绞刑。



酷毙

雷人

鲜花

鸡蛋

漂亮

最新评论

  • .
  • .
  • .
  • .
  • .

文热点

读排行

客服电话

4781-7042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六 10:00-18:00

客服QQ点击咨询

微信公众号

APP客户端

Copyright © 2011-2017 http://www.51argent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Discuz!X3.2 蜀ICP备16028384号-2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