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根廷华人在线

  • 4781-7042
  • 邮箱:horizontechino@gmail.com
搜索

阿根廷老挝移民的40年岁月 从居无定所到拥有南美最大的佛陀雕像 ... ...

2020-3-5 23:32| 发布者: admin| 查看: 890| 评论: 0

摘要: 阿根廷华人在线2月27日讯 时秒编译报道 1979年,来自老挝的266户难民家庭来到了阿根廷,这是阿根廷军政府洗白其国际形象的外交战略之一。这些难民是为了逃脱东南亚战争冲突来到阿根廷的。四十年后,这些老挝后裔在阿 ...


阿根廷华人在线2月27日讯 时秒编译报道 1979年,来自老挝的266户难民家庭来到了阿根廷,这是阿根廷军政府洗白其国际形象的外交战略之一。这些难民是为了逃脱东南亚战争冲突来到阿根廷的。四十年后,这些老挝后裔在阿根廷北部的米西奥内斯(Misiones)省建造了一座巨大佛陀雕像,以纪念自己的祖国和人民。

在阿根廷12号国道 Corrientes省境内方向一侧,位于米西奥内斯省Posadas市Itaembé Guazú社区对面的Rattanaransyaram寺入口处竖立着南美最大的佛陀,这座用水泥建造的佛陀雕像高13米,宽10米。它是由工程师Won Synalay与僧侣Sivone Khankham和Somsak Inthavilai共同设计和建造的。佛陀雕像被漆成金黄色,因为按照传统,这个颜色意味着“照亮信徒的道路必须是金色的”。 纪念献礼仪式是为这座气势磅的佛陀雕像洗礼和给众生送去祝福。也是对老挝团体来到阿根廷40年来的一种致敬。

这座佛像的背后有着一段历史,涉及二十世纪历史上两个具有世界意义的社会政治阶段:越南战争和阿根廷最后的军政府专政。阿根廷内政部下属的国家人口局在2012年11月签署发表的一篇文章中写道:“到1970年代中期,东南亚处于第二次印度支那战争或越南战争的末期,这场冲突是由于美国对东南亚国家进行武装干预而产生的,其战略目标是建立盟国,对抗共产主义国家的发展进步”。


越南马克思主义哲学发展引领了越南的民族解放进程。巴特寮(老挝的共产主义运动组织)在老挝也做过同样的事情。两国共享东南亚地区,有着相同的政治思想,也秉承着相同的观点:也不再是法国殖民地。越南帮助巴特寮达成独立条约。老挝已经作为一个独立国家,开始出现内部冲突。共产党获得政权,同时,获得美国支持的领导和右翼反对派于1958年上台。此后迎来了多年内战。

那些年里,冲突,游击运动,联盟在1970年代中期持续存在。越南战争的碎片,共产主义政权与右翼政党在美国政策和军事力量的支持下出现了长达二十年的武装冲突,一度影响了两个国家:老挝和柬埔寨。1975年,巴特寮政党的后代-老挝建国阵线取得了政权,成立了老挝人民民主共和国。越南和柬埔寨的共产主义胜利在印度支那地区建立了全面的社会主义政权。政治转变和新的生产方式引发了大规模的游行。

根据阿根廷国家人口总局文件指出,前法国印度支那殖民地的人口大量外流,据估计有超过300万移民因担心遭到新政权报复或迫害而离开了家园。

人口大批外流压力导致联合国召集日内瓦国际会议,以设法解决东南业难民问题。65个国家政府参加了1979年的首脑会议:这些国家政府签署了一项协议,承诺接待来自东南亚的流离失所人士,从那时起就与阿根廷当时事实掌权的政府有了联系。


1976年,阿根廷“肮脏战争”政变建立了所谓的国家重组过程。为了宣传对人权的尊重和对人道主义同情的虚假形象,粉饰此前军政府实施的酷刑,镇压和失踪计划,军政府决定接纳流离失所人士来到阿根廷,通过1979年8月31日第2073号法令来巩固外交手段。

根据阿根廷共和国难民署印度支那难民计划的正式记录,在军政府提供的一千个难民家庭接纳计划中有293个家庭来到了阿根廷。其中有266个老挝家庭,21个柬埔寨家庭,6个越南家庭。国家难民署档案资料估计,有1,270名来自印度支那地区的人最终抵达了阿根廷,其中就包括老挝女孩Somboon Hemsouvanh。

Somboon是老挝 Rattanaranysaram Keosawang协会的第二任主席,该寺庙主要面向信仰佛教的老挝人。她在7岁那年以战争难民的身份来到阿根廷。“政府在萨尔塔省给了我们一席之地。那是非常艰难的岁月,我的父母非常想念他们的亲戚,他们在学习语言,适应其他环境和其他习俗方面遇到困难。他们找不到自己的生活。我们的衣食短缺。他们把我们丢在一个离小镇很远的农场。工资很低,时常要忍饥挨饿。”

根据阿根廷内政部收集到的证词,难民当时被告知说阿根廷是一个富裕的第一世界国家。他们还得到保证,他们能够自己选择居住的地方。但事实并非如此。79年8月,政府针对有兴趣向难民提供工作和住宿的人们发起了公开召集。而难民群体则要在科尔多瓦,圣胡安,门多萨,拉潘帕,里奥内格罗,米西奥内斯省的众多城市中随机分配。许多人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只知道他们必须工作。他们逃避了战争,进入了一个充满动荡和敌对的异国。


当《劳动协议》特别是与农作物有关的季节性工作结束时,难民获得了在阿根廷领土上自由迁徙的自主权。Somboon和其他老挝人在Misiones省Posadas市再次会面,并在那里建立了自己的社团。“我的父母无法适应。因为语言,因为天气,因为食物,特别是因为那些限制。他们非常想念自己的国家。所以等我们都可以走动的时候,我们去了米西奥内斯省,那里有更多的同胞。 Posadas市的天气和食物更像老挝。 在这里,我们感到有回家的感觉。”她说。

该社团的主席说,“现在,40年过去了,我们都非常健康,我们不再感到被排斥。现在,年轻人感到自己融入了社会。当有人问我是否要回到老挝时,我的回答是不,我的国家在这里。”这次活动接待了密西昂斯省政府以及市政府的领导人,以及分布在各地的老挝同胞,甚至有来自美国和加拿大的14名和尚。

她表示,这么做的目的是邀请大家参加南美最大的佛陀洗礼仪式。“这座佛陀雕像是留给我们后代的文化遗产。这样,我们的宗教,传统和习俗就不会丢失”。这是在老挝社团与无家可归和排斥现象作斗争的四十年后,举行的一场盛大文化活动。


酷毙

雷人

鲜花

鸡蛋

漂亮

最新评论

  • .
  • .
  • .
  • .
  • .

文热点

读排行

客服电话

4781-7042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六 10:00-18:00

客服QQ点击咨询

微信公众号

APP客户端

Copyright © 2011-2017 http://www.51argent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Discuz!X3.2 蜀ICP备16028384号-2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