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阿根廷华人在线

  • 4781-7042
  • 邮箱:horizontechino@gmail.com
搜索

第5006回:海天一线难觅山影,天高海阔鸳鸯翱翔

2021-11-7 16:38| 发布者: WOKEYI| 查看: 1772| 评论: 0|来自: 网易网

摘要: 【皇氏古建築大全】【黃劍博采风追影】Jumbo Heritage List © Huang_Jumbo第5006回:海天一线难觅山影,天高海阔鸳鸯翱翔©原创图文(本图文中的照片和文字版权归Jumbo Huang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黃劍博采风追 ...

【皇氏古建築大全】【黃劍博采风追影】

Jumbo Heritage List © Huang_Jumbo


第5006回:海天一线难觅山影,天高海阔鸳鸯翱翔


©原创图文(本图文中的照片和文字版权归Jumbo Huang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黃劍博采风追影"(Jumboheritagelist 或 Huang_Jumbo),本图志全部图片谢绝一切非完整性的截图转载!


请自重,特别谢绝各种手工特意叠加商业网站水印的转载!本人摄影照片作品保留一切权利。作品中图片不得直接或者间接用于以营利为目的一切商业行为,违者必究(©Image-Text by Jumbo Huang)。


言归正传,再说我们提着食材返回到旅馆,走进厨房,那里有大小两个冰箱,大冰箱还没有开始使用,老板娘露丝走过来跟我们打招呼,她今天穿着短裤,我才发现这个丰满的女人大腿太粗了,她要减肥了,旅馆的一个清洁女工也非常肥硕,


她拿出一大袋的冻肉扔到洗手槽解冻,厨房公共空间很大,但小冰箱里面的空间很小,我切了半个西瓜塞进去,之后看到嫒开始煮米饭,她还要切菜,煎蛋和炒辣椒与大蒜,期间偶尔有几个洋人走过来,但没有人跟我们抢厨房。


嫒做好午餐之后,我们在餐厅一边吃饭一边吃西瓜,香肠辣椒炒肉的味道太好了,让我思念祖国的美食了。吃完饭我就开始清洗餐具,返回到二楼,与嫒坐在摇椅上继续吃西瓜,然后返回房间午休了一会。


我们房间外面阳台上风势极大,可以将摇椅和凳子吹得晃动,我离开卧室,走到公共休息室,赤膊小伙子看我走过来使用电脑,他就从地上爬起来返回房间了,他忘记带走一瓶水了,后来过来一辆收垃圾的卡车,斜对面的茅草屋餐厅外面聚集了几个欧美游客,他们正在吃饭,


通常在国外长期居住的多是欧美游客,而中国游客或者华侨更喜欢短期的跟团游,因为他们大部分时间还是要工作,而不是长年漂泊在国外享受旅行。


我突然发现国内大部分群众很苦弊的,一生辛苦工作还被一些外国人说闲话,我之前遇到几个欧洲人,他们总是讽刺我们是环境污染大国,我听到就想揍他们。

欧洲有些小国已经不使用煤炭发电了,外行一看就号召我们去模仿,纯属扯淡。


世界最大的煤炭消耗国是谁?当然是我们了,假如我们不消耗煤炭,世界工业发展会停摆。

每年全球钢铁产量约为十八亿吨,而我国的钢铁产量约为全球总量的一大半,也就是说,我国钢产量超过全球其他各国、地区钢铁产量的总和。


内行都知道,炼钢是要烧煤的,电力带不动炼钢设备,这就是为什么全世界所有国家消耗的煤炭都没有我国多的原因,因为全球的钢铁都是我们这个好人在帮忙生产。


我国还是全球最大的商品出口国,最大的机电产品出口国。这意味着我们提炼出来的钢铁,不仅仅是满足14亿人的需求,而是供养了全球六七十亿人的实际需求。


欧美那些外行不要天天扯破嗓子叫什么告别化石燃料了,有种你不要进口我们的钢铁,保证几个月就让你们国家瘫痪!

下午的阳光洒在阳台上,电脑屏幕都有些反光了。嫒警告说我每天咖啡喝太多了,因为早上我在奥古斯特丝家庭旅馆喝了一杯咖啡,下午又在快乐家庭旅馆灌了一杯咖啡和一大壶的热咖啡,她说喝咖啡无法代替喝水。


西班牙的壮男就住在我们对面的房间,他不能讲英语。旅馆住了几个欧美男人,他们没有什么防备心理,下楼后直接将房间的钥匙插在门上,因为他们总是穿条短裤到处晃动,连钱包钥匙都不携带,院子内有人用大锅在炖肉汤。


因为阳台上的光线太猛烈了,我和嫒只好将桌子抬到楼梯口的旁边,那里有一处几十平方米的公共平台,我们将桌子摆在那里,不只是没有大风了,也更安静了。


旅馆院内有几株大树,凌晨可以看到猴子过来摘果实吃,隔壁的铁皮房子在下午会更热,因为今天有很多本地人退房,所以公共空间显得更寂静了。

嫒在二楼看英语书,她现在总是感觉肩颈很僵硬,一直想找个地方按摩。今天嫒将老诺基亚手机摔了一次,外壳都与主机分离了,但安装到主机后还可以继续使用,我的国产三防手机今天也被摔在水泥地板上,幸运的是没有被摔裂。


我将喝完咖啡的杯子放在盥洗台上,结果过了一会发现大量的小蚂蚁密布在杯子上,令人恶心,这里的大小蚂蚁太猖獗了,我忙用水将蚂蚁冲走,将杯子拿到厨房清洁。

我玩了一下午的电脑,过了四点半,我拉着嫒出门,外面依然炎热,我们径直走到南圣胡安海滩(San Juan del Sur),看到很多年轻人在沙滩踢足球,男子球队人较多,也有几个女人在踢球,更多的当地人在沙滩边游泳,间歇性的巨浪扑面而来,巨型游轮依然停泊在港口,很多大客车停在港口旁边,更多的欧美游客搭乘穿梭游艇返回到游轮上。


我记得在尼加拉瓜互殴时期,上战场的女兵就非常多,尼加拉瓜的女人何止是顶起了半边天,我看她们完全可以顶起全部蓝天。

我眺望蓝天之下的基督山,还有修建在悬崖旁边的豪宅,富人总是喜欢离群索居。


媛戴着草帽穿着牛仔裤出门,茅草屋顶的餐厅外面聚集了很多人,一栋两层楼的白色酒店门口站着一群洋人(Hotel Estrella),大型茅草顶楼房前面摆放着很多沙滩椅,一些年轻夫妇带着小孩出游,几个少女在滩涌嬉闹。

邮轮码头大楼的一楼有大型海主题的涂鸦壁画,大量儿童在海滩上玩耍,中美洲的本地妇女普遍发胖,不知道是不是可乐百事类饮料喝多了。


我看到一群男人将一艘小船从搁浅的海滩推到海中,我们看到几个踩高跷的南美洲群众在沿街杂耍,类似国内耍猴的人。


粉色教堂旁边有一家银行,偶尔能看到马车驶过,我们走进了教堂,已经有一些信徒坐在木椅上聊天,我和嫒走到椰林边,看到一对阿根廷夫妇将他们的德国大众奇葩面包车停在海边的马路上,


并在车前面支起了一个摊点,出售手制的工艺品,很快有一个执法的警察走了过来,他估计是想将阿根廷人撵走,那个阿根廷男人穿着蓝色短裤,短袖上衣,扎着脏辫,辫子垂到了腰部,显示这个男人的发质很好。

他的大众奇葩面包外面都是涂鸦,车顶放着很多行李,阿根廷人在车前支起了两个简易的桌子,上面摆放着他自制的工艺品,他这种行为在国内就属于违规乱摆摊了,城管是要干预的。

后来又驶过了一辆卡车,从上面下来很多尼加拉瓜人,之后又过来一群警察,他们将阿根廷人围了起来,我没有继续围观,就拉着嫒往码头走。


沙滩上的美女更多了,我回头看到阿根廷的汽车旁边又过来几个当地人,似乎是在帮助他与警察调解,他的小孩正与一群当地儿童在嬉闹。

傍晚的沙滩上更热闹了,很多人是全家出动了。我们经过了当地的一家经典的建于1902年木头结构的漂亮维多利亚风格的老酒店(Hotel Victoriano),曾经是苏慕萨家族的度假别墅(Somoza family),这个家族出过三任尼加拉瓜総统,在当年是赫赫有名的望族。


现在的尼国看上去很太平,但我在出生前,这个国家经历了太多的磨难,往事不堪回首。

说到苏慕萨家族,当地群众心里很不是滋味,苏慕萨家族出了很多败类,其中赫赫有名的就是安纳斯塔西奥·索摩查·加西亚(Anastasio Somoza García,1896年2月1日至1956年9月29日),


此人又名阿纳斯塔西奥·塔西奥·索摩查·加西亚(Anastasio "Tacho" Somoza García),是尼加拉瓜军人出身的晸治家,尼加拉瓜総统(1937年—1947年、1950年—1956年),

从1936年至1956年间他是该国的实际皇帝,号称索摩查家族的开创者。1934年任国民警卫队司令时暗杀抗美民族英雄桑地诺。


1936年他发动军事晸变夺取晸权。从1936到1979年的43年间,尼加拉瓜军晸要职几乎完全由索摩查家族所占据。他们对内实行皇权统治,残酷吃里扒外,对外追随米国,使尼加拉瓜成为美国残杀中美洲民族知识群众的基地。


索摩查家族的坏人滥用职权,为家族聚敛财富。1936年索摩查·加西亚上台时只有一座咖啡园,到1975年仅索摩查·德瓦伊莱的财产就有五亿美元,整个家族的财产达15亿美元,相当于该年度尼加拉瓜的国内生产总值。他们占有全国二成的耕地,

握有一百多家公司企业的全部或大部分股票,垄断着航空、海运、肉类加工、建筑、制糖、汽车经销和银行等部门,拥有报社、电视台和电台。此外他们在欧洲、美国和其他拉美国家还有巨额不明来历的可疑存款。


美国是索摩查家族的保护伞,邪恶的避难所。

二十世纪八九十年代,美国推出“华盛顿传教”,华盛顿共识乃是在1989年由美国经济学家约翰·威廉姆森提出,他针对拉美的经济危机,与华盛顿的晸策圈(包括美国晸府、国际经济组织如IMF、世界的大银行和其他主流智库)整理出拉丁美洲国家应采取的经济改革措施,这包括自由化和私人化,以及削减公共开支等。新自由主乂借“华盛顿传教”首先在拉美,然后正式在全球全面登场,在表面光鲜的经济数字下,它却没有为世界群众带来幸福。拉美的经济一如其民主,变得更脆弱和依赖。


逆天行道的索摩查家族麻烦不断,屡次有重要家长被群众击毙,这个家族的愚昧统治一直延续到1979年才被推倒,历时43年,给尼加拉瓜带来了沉重的苦难。


苏珊·梅塞拉斯是一位女摄影师,她在四十多年前曾经拍摄了大量尼加拉瓜群众与索摩查家族打斗的场景,她一直在前线,全球真正的纪实摄影大师。


苏珊·梅塞拉斯在1979年拍摄过一个少女,她光着脚,手里握着一辆木车的把手,车上绑着一个用粗麻布裹着的人影,一只脚几乎看不见。她叫努比亚,当时只有14岁,她推着的是自己丈夫的尸体。这张照片在一个非常个人化的层面上,深入到了战争的痛苦和尼加拉瓜革新的代价(Monimbo by Susan Meiselas)。


有人决意为拉美这次革新抽丝剥茧。在过去数年间,一个女人从香港出发,再从中美洲走到南美洲,绕了世界一圈又一圈,发觉地球原来仍是圆的,又圆、又热、又拥挤,我们彼此不一定互相看见、听到,但大家却有着太多相似的地方。


西班牙殖民者对古文明的摧毁、对原住民的残杀、对重金属的贪婪,继而沉沦于富贵的逸乐,最后整个帝国也瓦解了。这是适用于任何一个时代的历史教训,但人类总爱不断重复历史。


不过,随着全球化的演进,美国学者迈克尔·哈特和意大利学者安东尼·奈格里在他们的合著《帝大国》中却有补充的看法,他们说,帝国主乂已经消失,全球化帝国正席卷整个世界,没有中心、没有疆界、不断扩张、全面渗透……


现在,地球村民的命运越来越紧扣着。

前几年由美国引发的金融海啸骤然而至,跟着便如狂风扫落叶,各国处于惊慌状态,并且令每一个人都体验了全球化的威力。


这样的全球化,美国是大庄家,庄家所要玩的,乃是资本主乂没有制约的疯狂游戏,这场疯狂游戏就像一列过山车,从起点出发,转了几个山头,他们通过推动和加速全球化,又可扩大私有化的领域及垄断更多财富了。

当我们惊魂还未甫定之际,对于拉美人民而言,却只是一幕历史再在他们眼前重复一遍。。。

最后我想说,尼加拉瓜的太平来之不易,同时我们也要感谢一个早逝的人,他叫奥古斯托·塞萨尔·桑地诺。


维多利亚时代酒店一晚的住宿费用高达150美金左右,实在是超出了我的预算了,但这个旅馆真的是一个建筑精品,很有维多利亚风格,乳黄色的外墙,极好的地理位置,都向我们展示了它的品味和罪恶的历史。

我们经过广场,左转进入乡道,经过了比较破败的贫民区域,道路非常破败,到处是坑洼,街道两侧有铁皮房,群众坐在门槛或者吊床上发呆,到处是野孩子,我们胆战心惊地走到尽头,原以为找到去城堡的道路(Wlliam Walker Fortress, Whale Watching),经过又遇到了拦路虎,一道木门将前方的道路阻隔,


一个军人在岗亭值班,他说我们不能闯进封锁区域的,无奈我和嫒只好朝左侧爬坡,上了极为陡峭的山道,看到前面是几处高档别墅区,豪宅修建在山坡上,可以看海,闹中取静,一个工人在浇花,我再继续爬了一会,看到前方道路又被铁丝网阻断了,我们只好放弃探索,原路返回。


我们企图走到老码头参观,又碰到了一道铁门,只好被迫走到游艇码头,看到摆地摊的商贩都开始收摊了,一些生意不好的商贩表情凝重,我们走到海边,看到欧美老人排队上穿梭游艇,准备渡到邮轮上离开。


我们经过海滩,给八位踢足球的年轻男人拍照,他们非常配合,摆出各种姿势让我拍摄,这让我想起了今天早上,一对姐妹花看我拿相机,主动摆出性感的撩人姿势乞求我给她们拍照,当地人太热情了。


这个小镇并不大,并没有公共足球场,所以热爱足球的群众只能在海滩上踢球,而且他们是赤脚踢足球!

我在苏慕萨家族的度假别墅旁边看到一栋二层的白色房子,建于1942年,再走一会,居然看到踢足球的少女,修长的大腿非常矫健。


女子足球队的少女奔跑在沙滩上,旁边是一组雕塑,我们爬上一处高地,看到更多的隐蔽别墅,我想能住这些豪宅的多半是美国或加拿大的富人,他们的财富就是建立在对穷国的剥削之上的。


豪宅区的风景优美,很多别墅是可以看海景的,当然在树林中也分布着一些贫民区,他们可能是一些钉子户,没有被地产商赶走。

刚才在市区,我们看到了太多祥和的场景,结果走到山区,却看到了穷人的挣扎,一些人真是家徒四壁,房子就是用柱子支撑的,外面用布围起来的。


我们返回到码头,看到外国老头正在排队走上小船,他们要上停泊在海中的邮轮了。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我站在码头,一扭头,就看到了修建在山坡上的豪宅,夕阳洒在别墅的阳台上,岁月静好,前提是要有横财。


我沿着海滩走,看到一群少女带着小狗散步,欣赏了一会沙滩足球友谊赛,我们又走到茅棚酒吧旁边,看到阿根廷人的德国大众奇葩货乘两用面包车依然停在路边(1947年,刚刚经历了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惨败,满目疮痍、亟待复兴的德国正巧需要一种生产和保养成本低廉,且能够灵活完成运输乘客和货物的汽车,德国工程师取巧地采用了分离式挡风玻璃和V字型车头,成功将研发了经典T1客车,

这款搭载了甲壳虫同款引擎的面包车推出后广受欢迎,原因也几乎能和多种多样的名称挂钩:这辆车有着太多改款和变种。这是一款被全世界各地嬉皮人士所喜爱的经典车型,该车型已经有近70年历史了),

几十米开外的地方站着几个警察,阿根廷人已经将几个折叠椅子摆在路边,他坐下来开始做手工艺品,他年轻的老婆坐在旁边。

阿根廷一家五口从阿根廷开着改装的德国大众面包房车一路向北,在中南美洲旅行了两年半,在国内,如果是孩奴,通常是没有办法拖家带口地到国外长期旅行的,但这个阿根廷年轻夫妇颠覆了我的认知,他们有三个小孩!


阿根廷男人的笑容非常纯真,让我想起了格瓦拉。

他们夫妇俩最大的儿子只有十岁,二儿子六岁,女儿三岁,那个小女孩特别可爱,喜欢一个人不停的转圈圈。他们从小对旅行没有概念,只是随着父母从一个地方流浪到另一个地方,沿途结交新的小朋友,很容易就玩的乐不思蜀,嫒跟几个尼加拉瓜小朋友交流,他们围着三个阿根廷小朋友聊天,我企图给他们拍照,阿根廷儿童对我用简单的英语说不能拍摄,我只好放弃了。


阿根廷夫妇的大儿子刚十岁,披散着齐肩长发,我之前一直以为他是一个漂亮的少女,因为他长得太秀气了,嫒也左看又看,也认为他是一个稚气未脱的小女孩,其实他的父亲也是留着长发,扎着脏辫。二儿子也蓄着长发,我当初也以为他是女孩,只是最小的孩子明显是一个女孩子,所以我们没有认错。我看大阿根廷大儿子长得真是绝美了,真想领养他!


阿根廷夫妇从汽车上拿下折叠椅,小孩子在旁边玩,夫妻俩就坐在路边,一边交流,一边做着手工,那个十岁的阿根廷男童在我面前乱窜,他的眼神让我想起了我的初恋。

小女娃穿着裙子和拖鞋,到处跑,几个本地女娃也拉着她玩耍,后来阿根廷男人抱着小女孩,让他妻子给他们拍摄合影。


我跟阿根廷夫妇交流,他们说生了小女孩之后不久就从阿根廷出发,开着德国大众面包房车开始旅行了,那个房车非常小,只有五个轮子,其中一个是备用轮胎,房车非常破旧,挡风玻璃前面挂着一块布,车顶安装了一个睡觉的床铺空间,车头顶部捆扎着冲浪板和各类日用品,这么小的面包车,让我和嫒住都显得非常拥挤,何况阿根廷夫妇和三个小孩挤在上面睡觉。


我和媛曾经住在一个加长版的美国拖挂型房车上,房车是两房两厅的,长约十多米,跟一个40尺集装箱一样大,我俩住在那种房车上真是惬意,但那么长的房车根本不可能在中美洲的狭窄公路上行驶的,只能在美国本土使用。

我问阿根廷一家人是否要去美国旅行,他们说三个小孩没有美国签证,估计旅行到墨西哥就会打道回府了,我问那个瘦弱的矮小女人,她是如何在旅行途中教育三个小孩的,她说主要通过电脑教育儿童,现在三个小孩都没有去学校,他们夫妇俩都是有文化的人,应该可以做好家教的工作了。


我以前只是听说有夫妇拖家带口地出国旅行的,有一家庭为实现澳洲旅游梦,将房子和很多物品都卖掉,一家大小出外旅游。该家庭有四个小孩,母亲还怀孕了。他们也刚翻新好自己的房子。夫妇俩想这么做很久了,孩子们的年纪也刚好,是去旅游的绝佳时机。


不知有多少人,曾许下环游世界的愿望。以前绑住群众的是时间和金钱,现在绑着劳苦大众的还有家庭和孩子。可谁说只有“一两个人、有钱有时间”才能去旅行,拖家带口照样可以。对夫妻二人来说,不旅行是不可能的。一些夫妇非但没有被家庭和孩子牵绊,反而卖了家里的车子,把房子也租了出去,一家几口就这样踏上了继续旅行的路程。可能在一些父母的眼里,这些夫妇的做法很疯狂,但是让孩子用自己的眼睛去了解世界,用自己的脚步去探索世界,又有什么不好呢?


昨天我们在奥梅特佩岛也邂逅了一对欧美夫妇,他们带着几岁的女儿搭乘房车旅行,不过那对夫妇的经济条件比我眼前对家阿根廷人好多了,至少他们驾驶的是真正的房车,而不是阿根廷人将老旧的德国大众面包房车改装的二手房车。


嫒企图与三个阿根廷小孩交流,叵耐她的西班牙语词汇太少了,倒是当地的几个儿童与三个阿根廷小孩玩得非常开心,阿根廷夫妇还好奇地问我们从何而来,我说来自东土大唐故里,他们估计是没有什么机会到我国旅行了,因为路途太遥远,在中美洲碰到的黄皮肤黑头发面孔的人,大多是侨居美国和加拿大的华人华侨或者留学生。


我感谢当地的城管与警察没有将阿根廷夫妇撵走,他们做点小生意补贴家用真不容易,另外有一对本地摆地摊的父子俩也走过来聊天,我就没有再跟阿根廷夫妇谈人生了,当时真应该邀请他们到我们旅馆吃个饭的,嫒经常说,住在房车上或者搭帐篷,她是扛不住的,因为洗澡不方便,睡觉也不安稳,只能说,比我们能吃苦的穷游者真是大有人在!


我们再走到沙滩上,看到一个年轻的情侣穿着泳衣躺在沙滩上,我们看着太阳渐渐沉入大海中,邮轮停泊在远处的海中,带走了肤浅喧闹的老年游客,当太阳完全沉入大海时,我又走到阿根廷夫妇的房车那里,最后与他的小孩告别,晚霞洒满了天空,巨浪袭来。

我看到阿根廷夫妇准备收摊了,邮轮也驶走了,我和嫒在夜幕的掩映下走到了快乐家庭旅馆,上楼将食材拿到厨房,嫒煮了米饭,炒了土豆配辣椒,还煎了四个鸡蛋,我将半个冰冻的西瓜从冰箱拿到餐桌上,我们两人在旅馆吃了丰盛的晚餐,洗碗餐具之后,我看到洋人依然躺在院子旁边的长椅上玩手机和电脑,他也不怎么跟人交流。


我和嫒返回到楼上轮流洗澡,旅馆的喷洒装置还是很好用的,水量非常大,就是没有热水,我们也不奢求那么多。

晚上20:40分,我走到外面,将电脑摆放在桌子上,外墙上居然有两个充电的插座,我们卧室也有六个充电插座,这个新旅馆的有些设施还是非常完善的,我还在另外一个大阳台牵线晾衣物,同样跟我们住二楼的还有三个单身汉,其中西班牙的男人很晚才返回旅馆,另外一个非常瘦弱的男人喜欢躺在长椅上一边看电脑一边玩手机,我看他晚上也不去酒吧或者咖啡馆社交,他如此沉迷网络,如何认识洋妞呢?

还有一个男人躺在吊床上玩手机,真心没有看到一个年轻洋人会看书的,真堕落。旅馆的公共图书架上摆放着一些旅游和小说书籍,基本也没有人拿去看,倒是嫒经常去翻看,她晚上还喜欢朗读英语,阳台上依然风很大,我一会吃西瓜,一会喝咖啡,外面极为凉爽。


21:20分时旅馆的无线网络突然中断,我只好又尝试链接另外一个网络。过了10点,海滩的风更大了,让我怀疑是否是飓风要来了。我一边喝咖啡,一边操着新西兰的闲心,我感觉任何一个针对某一群体整体的单一判断都是片面和武断的,也都是歧视性的。

在以前我们把这个叫贴O标签。人们在道德方面的自我约束与反省是很有必要的,尽管慷他人之慨是成本最低的获得道德优越感的方式,但我们也要提防,在下一个反对移民浪潮来临之时,每一个华侨都将是覆巢之卵。


Jumbo Huang Notes: Set in San Juan del Sur, Hostal Augustos has a garden and a shared lounge. The property is located 3.9 km from Christ of the Mercy Nicaragua. The accommodation provides a 24-hour front desk.This is our guests' favourite part of San Juan del Sur, according to independent reviews.This property is also rated for the best value in San Juan del Sur! Guests are getting more for their money when compared to other properties in this city


来源:网易网

酷毙

雷人

鲜花

鸡蛋

漂亮

最新评论

客服电话

4781-7042

报社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六 10:00-18:00

客服QQ点击咨询

微信公众号

APP客户端

Copyright © 2011-2017 https://www.51argent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Discuz!X3.2 蜀ICP备16028384号-2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