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根廷华人在线

  • 4781-7042
  • 邮箱:horizontechino@gmail.com
搜索
阿根廷华人在线 首页 查看内容

消失的慈善家:给哥伦比亚大学捐赠2千万的他,只为宣扬中国文化 ...

2021-7-21 20:45| 发布者: | 查看: 11| 评论: 0|来自: 网易网

摘要:   在党的百年华诞中,在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新时代里,我们所目睹的大多数,都是祖国的日新月异、繁荣昌盛。  但是在这一片欣欣向荣之景下,我们却难以否认曾经落后的百年——那是被歧视、被侵略、被视作弱小 ...

  在党的百年华诞中,在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新时代里,我们所目睹的大多数,都是祖国的日新月异、繁荣昌盛。

  但是在这一片欣欣向荣之景下,我们却难以否认曾经落后的百年——那是被歧视、被侵略、被视作弱小的百年!

  俗话讲:吃水不忘挖井人。在享受安居乐业的当下,我们万不可将先烈英雄遗忘在历史之中。

  这些英雄,他们有的冲锋陷阵、以身殉国;有的致力于文化革命、独步天下;也有的虽然不计功名、在历史中悄然褪色,但却从未停下脚步……

  他,是一个百年前将中国传统文化传播至欧洲;让哥伦比亚大学文学系至今以他作为开场白;在时代翻新的当下也有无数美国人以及中国人寻找的“卖猪仔”。

  他的名字叫做——丁龙。


  丁龙

  “卖猪仔”是何意?想来事到如今国人已经完全不理解这个词汇了。

  这里解释它要用到美国富商卡朋蒂埃的一句话:

  “在我们模糊的概念中,他们似乎只是抽食鸦片、留着猪尾巴一样的辫子的族群,是崇尚魔鬼的未开化的人。”

  卡朋蒂埃口中说的,留着“猪尾巴一样的辫子”的人,显而易见就是在嘲讽当时的华人啊!

  当年,在高高在上的美国人眼中,中国是战败国、是在被侵略时毫无还手之力的弱小国!所以对于华人,他们也毫不掩饰自己的鄙夷之情。

  “猪”也似乎成为了当年在美国务工的大批华人的代名词。

  丁龙,正是1875年被当作“卖猪仔”从而来到美国务工的其中之一。

  据现下最可信的考证资料显示,丁龙于1857年出生于广东,他的家庭背景以及成长经历,因为毫无记载,所以一片空白、无从了解。

  但是唯一可以肯定的是,丁龙的家庭条件是捉襟见肘的,否则他在十八岁那年也不会选择背井离乡,以“猪仔“的身份被卖到美国当了华工。

  那时候,美国工业发展需要大量的劳动力支持,较高的汇率吸引了国内大批年轻人涌入美国劳动力市场。

  数以千万的华人打着存够钱就回国成家立业的念头,在美国底层做着最吃力不讨好的工作,纵使日子再难熬,也依旧没有消磨他们最美的期盼——

  总有一日,他们会带着积蓄回国,让家人过上好日子……

  想必当年只身一人来到美国打工的丁龙,也是抱着这样的想法漂洋过海的。只是他没想到,他的美国华工之旅,远比自己想象中来得意义深远。

  起初,丁龙只是在加州修建美国铁路干线的一位普通华工,在乌泱泱的铁路工人里面,丁龙看上去毫不起眼。

  他的上司,也正是前面所说的美国富商卡朋蒂埃,1850年毕业于哥伦比亚大学,成为一名律师。

  卡朋蒂埃是天生的商人,他胆大心细,不会错过身边任何一个大展身手的机会。在1849年,淘金热刚开始泛滥的时候,卡朋蒂埃就成为了其中吃到红利的那一个。


  卡朋蒂埃

  通过在加州金矿淘金所得,卡朋蒂埃转手就创办了当时的加州银行,并担任总裁。

  或许从这几句话来看,还不足够了解到卡朋蒂埃到底多有钱,但是我要说,西海岸著名的奥克兰市正是由卡朋蒂埃创立,那么你就会感到瞠目结舌了。

  没错,在卡朋埃蒂办银行积累了一定的财产之后,他便致力于打造一座自己理想中的城市。

  他选了一块处女地,并将其取名为“奥克兰”,自任市长。

  奥克兰市里的部分学校、码头以及船坞等,都是由卡朋蒂埃亲自监工建成的,他既是一个懂生财之道的富商,也是一个有自我思想的高知识分子。

  不过,卡朋蒂埃也有一个备受诟病的缺点,那就是脾气暴躁。

  卡朋蒂埃一生,未曾经历婚姻,知心的好友也只三五。丁龙在与雇主卡朋蒂埃关系密切之前,也仅是他的一个仆人。

  原来,当年来到加州发展事业的卡朋蒂埃,也曾涉及到铁路行业,孤身一人的他,在工地上挑选了一批工人照顾自己的起居生活。

  丁龙是儒家思想的拥护者,对于孔夫子,他更是存着崇敬之情。

  因为丁龙识字、素质高,且在工作上面勤勤恳恳、从不偷懒耍滑,便被引荐成为了卡朋蒂埃的仆人。

  在服侍卡朋蒂埃的那段时间里,他的仆人可谓是有苦说不出。虽然卡朋蒂埃给的工资比建铁路高出几倍不止,可是卡朋蒂埃的脾气实在是让人煎熬。

  生意场上,难免会出现让人烦躁的情况,卡朋蒂埃气不打一处来的时候便经常吼骂甚至惩罚家中的仆人。

  有一天夜里,卡朋蒂埃喝醉了回到家里,又是一阵难听的大骂输出,并且卡朋蒂埃还扬言要将所有的仆人都辞退、赶出去!

  这下子,本就对卡朋蒂埃多有怨言的仆人也按捺不住心中的憋屈了,当晚就纷纷收拾行囊走了,唯独丁龙。

  第二天天大亮,宿醉过后的卡朋蒂埃头疼欲裂,睡眼惺忪的他发现,经过自己昨晚的发飙,此刻诺大的房子中空无一人,倒是显得孤寂了。

  此情此景,卡朋蒂埃也有些懊恼。

  正当他欲起身洗漱的时候,卧室的门敲响,是仆人丁龙按时给他端来了精致的早餐。



  看见丁龙的身影,卡朋蒂埃有些惊诧,他原以为房子里所有的仆人都走了,为何丁龙还留在此处?

  卡朋蒂埃问他:“别人都对我避之不及,你怎么不走?”

  丁龙想了想,他缓缓说道:

  “是的,我也承认你的脾气很坏,不过,我始终认为你是个好人。另外一个原因就是,我信赖孔夫子所说,一旦选择追随某个人,那便要对他尽到自己的责任,所以我不能突然离开你,也不能不告而别。”

  丁龙一番吐露真心的话让卡朋蒂埃久久不能回神。他在生意场上周旋多年,所见所闻也大多是商人的尔虞我诈、表面不一,如同丁龙这样赤诚相待的,属实是难得。

  出于对丁龙不离不弃的感激,从此之后,卡朋蒂埃便将丁龙视作为朋友,丁龙也从卡氏的仆人晋升为他的管家。

  1889年,卡朋蒂埃完成自己在加州的蓝图,返回纽约居住,随同他一起的,还有丁龙。

  根据美国当时的两份人口调查表显示,在1890年,卡朋蒂埃曼哈顿的住所里面,丁龙的身份还只是下属管家,但是到了1900年时,卡朋蒂埃便将丁龙的身份定义为了朋友。

  如此可见,通过十几年的相处,丁龙的一片真心也将这个脾气暴躁的老板所感化,两个本来在阶级上存在巨大差异的人,跨越了资产与出生背景的隔阂,最终成为了知己好友。

  同时,通过与丁龙的相处,卡朋蒂埃也了解到了许多中国文化。



  丁龙向自己所接触的美国人输入孔夫子思想,以自己最客观的角度让本来存在偏见的美国人看到中国璀璨的文明与沉淀几千年的道德文化。

  从前的卡朋蒂埃将中国人视作为“留着猪尾巴一样辫子的族群”,之后的卡朋蒂埃却十分热情与中国人交朋友,这就是丁龙带来的,最直观的改变。

  同样是在1900年,回到纽约的卡朋蒂埃问丁龙:

  “为了感激你这些年的服侍与陪伴,或许你有什么想要的回报?”

  丁龙沉思了许久,那时候的他通过十几年的务工有了一定的积蓄,并且还拥有了难能可贵的友情,对于从不好高骛远的丁龙来讲,他对当下的生活已经很是满足。

  他想来想去,最终对卡朋蒂埃讲:

  “来美国这么多年,从不受人尊重到如今适应了这边的生活,我唯一的愿望就是让更多的人了解到中国的文化。”

  “所以我希望能够捐赠出自己所有的积蓄,在美国最好的大学——哥伦比亚大学中,建立一个汉学系。”

  彼时的丁龙已人到中年,按照他先前设定的人生轨迹,他应当向卡朋蒂埃讨要一笔丰厚的退休金,然后带着自己所有的积蓄回到老家广东,娶妻生子、买上几块田地,过上不愁衣食的后半生才对。

  谁也没想到,丁龙的请求竟然如此大义、深远。



  卡朋蒂埃听后显然也被丁龙高尚的品格所感染,原本唯利是图的商人本性也在此刻收起锋芒,卡朋蒂埃决定,要帮助丁龙在美国宣扬中国文化。

  丁龙当时的全部身家为1.2万美金,相当于现下的两千万人民币。

  不管是在美国还是在中国,拥有这笔钱的丁龙都能过上富人生活,完完全全脱离从前的平民阶层。

  可是丁龙并没有,他的爱国情怀、他的高尚思想,他的大义远见,都在让他朝着一条截然不同的路前行。

  丁龙给哥伦比亚大学的校长办公室寄去了这1.2万美金,附上一张纸条,上面写着:

  “先生,我在此寄上1.2万美金的支票,作为贵校汉学研究的资助。丁龙——一个中国人。”

  收到这笔捐款的哥伦比亚大学校长很是吃惊,的确,当时的哥伦比亚大学虽然已经是美国最顶尖的大学之一,然而对于中国文化的研究还尚未起步。

  丁龙的捐款能够让他们有更多的资金,放开手脚的去做文化研究。然而,丁龙的华人身份又让他们对这笔捐款犹豫不决。

  对华人的歧视,在当时可不仅是富人有的偏见,而是整个美国都存在的普遍现象。若是哥伦比亚大学接受了丁龙的捐赠,且用丁龙这样一个华工的名字来命名汉学系,恐怕会遭到整个美国社会的抵制。

  哥大的校长有他的顾虑在,所以起初他根本不想接过这块烫山芋,纵使它是不菲的1.2万美金!

  卡朋蒂埃了解到校长的犹豫,作为哥伦比亚大学的毕业生以及在美国有一定声望的富豪,卡朋蒂埃亲自写了信给哥大校长。



  在信中,卡朋蒂埃以客观、诚恳的态度描述了他的朋友丁龙:

  “丁龙的身份没有任何问题,他不是一个神话,而是真人真事。并且我可以这样说,在我有幸遇到的出身寒微但却生性高贵的绅士中,如果真有那种天性善良、从不伤害别人的人,那一定是丁龙这样的。”

  “在我与丁龙相处的这么多年里,我以人格担保,丁龙是一个罕有的、表里一致的、考虑周全、勇敢且仁慈、勤勤恳恳、克勤克俭之人。”

  “他是孔夫子的信徒,在行为上却如同清教徒,在信仰上如同佛教徒,在性格上,则更如同基督教徒。”

  “不可否认,曾经的我对于中国也存在程度不小的歧视,我不是中国人,也不是中国子孙,我们始终都站在旁观者的角度对这个国度指手画脚甚至随意揣测。”

  “但是此时此刻,我认为我们有必要走出被局限的领域,真正的去了解这个拥有7亿人口的国家了。”

  在卡朋蒂埃写下这些发自肺腑的话时,与信一同寄出的,还有卡朋蒂埃以丁龙之名捐赠给哥伦比亚大学的十万美金。

  卡朋蒂埃表示,这十万美元是他活了五十年来,从威士忌与香烟的账单中一点一点积攒而来,如今他捐赠出来,只希望哥伦比亚大学能满足丁龙,修建一座关于中国文化、语言以及宗教的学系。

  并且,要以“丁龙汉学讲座教授”命名,除此之外,卡朋蒂埃对于自己的捐赠不要求任何回报。



  卡朋蒂埃写给哥伦比亚大学的信在当时引起了美国全社会的注意,也同时衍生出了舆论和影响。

  不少的美国人在听了卡朋蒂埃的一番话后幡然醒悟,开始真正的用客观的眼神去看待华人与中国,华工在美国劳动力市场中也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尊重。

  丁龙与卡朋蒂埃在美国的引起的轰动,不久之后甚至飘洋过海传到中国,中国人听后为之鼓舞欢呼。

  慈禧太后以及李鸿章为表率,先后向哥伦比亚大学汉学系捐赠图书千余册,以表中国对文化输出的大力支持。

  如今,有丁龙命名的哥伦比亚大学汉学系已经更名为东亚学院,但是其院长在每一届新生入校时,都会以丁龙的故事作为开场白。

  的确,对于想要学习东方文化的学生来说,丁龙高尚的品格就是学业路上最贴切的一个指引者。

  近现代中,无数中国青年飘洋过海求学,其中来到哥伦比亚大学汉学系的就有胡适、徐志摩、闻一多、陶行知等著名学者。

  他们在这里感受到文化差异,体会到文化统一,滋生出自己的文化思想,造福中国的文化社会。

  卡朋蒂埃亲切地将丁龙称之为“朴实的哲学家”,虽然丁龙没有好听的话术,可是其在生活的点滴与细节里面,都在传播着自己朴实无华的真理。

  这也是卡朋蒂埃能够将丁龙当作知己甚至敬佩之人的根源所在。

  1906年,50岁的丁龙决心回到故乡,在美国的日子虽让他获益匪浅,但终究是异国他乡。

  他买了船票,登上回国的轮船,这与他来到美国时的窘迫完全不同。

  也是从那以后,关于丁龙这个人就杳无音讯了。其实如同他这样一个做过贡献之人,他自己包括他的后人,但凡想要名声或是利益,都能用丁龙之名来获取。

  他的销声匿迹足以见得,丁龙与他的后人都不是贪图利益之人,所谓做好事不留名,也就如此。

  不过,丁龙不愿意抛头露面不代表别人就忘记了丁龙的存在。



  直到2007年,哥伦比亚大学都还在刊登寻人启事,寻找100年前那个名叫丁龙的华人。2012年,中国的《华人世界》以及《南方周末》也都相继做出关于丁龙的报道,希望能够得到一些关于丁龙的消息。

  然而,这些寻找途径都没有获得成效,丁龙消失在了大众视野里。

  其实,不管找不找得到丁龙,这都不影响丁龙给美国以及中国带来的深远影响。

  我们找不到丁龙,那我们就人人都成为丁龙。

  让整个世界都看到,中国强大的不只有表面的经济、国防,更有那沉淀五千年的摧残文明、不断进步的知识文化!



酷毙

雷人

鲜花

鸡蛋

漂亮

客服电话

4781-7042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六 10:00-18:00

客服QQ点击咨询

微信公众号

APP客户端

Copyright © 2011-2017 http://www.51argent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Discuz!X3.2 蜀ICP备16028384号-2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