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根廷华人在线

  • 4781-7042
  • 邮箱:horizontechino@gmail.com
搜索

阿根廷为何黑人移民越来越多?阿根廷首次破获组织贩运塞内加尔非法移民偷渡组织

2019-4-5 14:00| 发布者: admin| 查看: 340| 评论: 0

摘要: 阿根廷华人在线3月31日讯 时秒编译报道 在阿根廷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市的大街小巷不难见到路边有兜售假冒伪劣太阳镜的黑人摊贩,但他们到底是怎么来到阿根廷的呢?他们是合法移民还是非法移民呢?最近,阿根廷司法部 ...


阿根廷华人在线3月31日讯 时秒编译报道 在阿根廷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市的大街小巷不难见到路边有兜售假冒伪劣太阳镜的黑人摊贩,但他们到底是怎么来到阿根廷的呢?他们是合法移民还是非法移民呢?最近,阿根廷司法部首次起诉了多名在阿根廷从事塞内加尔人人口贩运网络的犯罪嫌疑人,并将他们定罪,而受害者就是他们自己的同胞。

本次,阿根廷当局发现了总共80名塞内加尔籍的非法移民。他们被“蛇头”欺骗,在“蛇头”的承诺下支付了近6000美元,然后开始了漫长而疲惫的偷渡旅程,其中包括贿赂官员,使用假护照甚至需要自己游过边境河,然后才能非法进入阿根廷。

这些受害者没有进入当初“蛇头”所承诺的公司工作(比如曾许诺安排他们进宾馆和饭店上班),而是被迫出售非法商品,摆地摊,在付清人贩子的债务之前,他们没有任何收入属于自己。

正因如此,由联邦法官马塞洛•马丁内斯•德吉奥吉(Marcelo Martínez De Giorgi)下令展开了12次大规模搜查行动,阿根廷联邦警察联邦特别调查组成员在一次搜查中发现了隐藏在某处住家的非法人口贩运团伙头目,还发现了61本假的塞内加尔公民护照,他们这批人通过阿根廷与巴西的过境通道秘密地进入了阿根廷境内。

其他11名受害者也相继获救,当时他们正在布市弗洛雷斯区和利涅尔斯区的路边摆摊,还有一些人在外省摆摊,如米西奥内斯省的一些城镇。

受害者们供述了这个黑帮团伙的罪行,揭露了当今社会涉及人口奴役的现状。如今,人口贩子已经将阿根廷作为他们犯罪的目的地之一。

阿根廷国家安全部长帕特里夏•布里奇(Patricia Bullrich)指出,“这对我们来说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成绩,因为这是阿根廷第一次因人口贩运罪行拘捕及审判塞内加尔籍人士。”


给非法移民们的虚假承诺
据马丁内斯•德吉奥吉法官描述,整起案件始于2018年2月14日,时任国家移民局难民委员会(CONARE)律师朱利安•古力(Julián Curi)上报了一起案件。

有五名塞内加尔人试图通过移民局难民委员会获得难民身份,并且详细介绍了他们如何在阿根廷跨国非法移民组织的安排下入境阿根廷的整个操作过程。

这些受害者首先在塞内加尔首都达喀尔与贩运组织联系,由团伙的一名成员负责牵头。这些塞内加尔人得到的承诺是,一旦他们进入阿根廷,除了工作之外(有了工作就能很快还清欠人口贩运组织的经济债务),他们还能申请难民身份,并且很快会获得阿根廷居留的临时身份,但是事实上这种情况从未有过。

在离开自己的国家之前,每个塞内加尔人都拿到了一本来自西非国家冈比亚共和国的假护照。

这些人离开塞内加尔时用的是那些伪造的护照,因为这里面有一个空子可以钻。冈比亚共和国的护照是进入拉丁美洲的敲门砖,冈比亚公民可以在没有领事签证的情况下进入厄瓜多尔。因此,厄瓜多尔成为这些被贩卖人口离开非洲大陆后许多站点中的第一站。

塞内加尔“蛇头”在阿根廷人口贩运组织的头目是伊布•迪亚涅(Ibou Diagne),他被指控向这些塞内加尔籍的偷渡者每人索要270万非洲法郎(按照目前的汇率相当于4,617美元),这个金额对那些想在美洲淘金的塞内加尔人来说无疑是个天文数字。

“蛇头”还要求每位非法移民交四张照片和塞内加尔护照。他们不知道为什么,但是当他们进入阿根廷直到偿还债务之前,这些文件都会被人口贩运组织扣留。

所需的一切都交给了该组织的另一名成员,在本案中,该成员名为阿里欧•德吉戈(Aliou Djigo)。


丛林深处人口贩运营地:一条龙的偷渡线路
经过四个月的等待,阿根廷人口贩运组织塞内加尔头目的蛇头伊布•迪亚涅就通知那些想来南美洲淘金的塞内加尔人可以出发前往球星梅西的祖国了。

首先,他们要前往达喀尔市。在那里,他们分别获得了冈比亚共和国的假护照,还有厄瓜多尔共和国基多市的酒店预订,他们还要向机场警察支付20万非洲法郎(约342美元)小费,这些警察会给予他们顺利“签出“达喀尔的便利,不找他们的麻烦。

一名受害者私下告诉国家难民委员会:“当我离开塞内加尔领土的时候,我还以为将直接前往阿根廷,但其实并不是。”马丁内斯•德吉奥吉法官接下了这个案子,并派人跟进。

本案中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塞内加尔人也表示,到了达喀尔机场后,他们了解到此行的第一个目的地是厄瓜多尔。

“住在布兰卡港的蛇头当时告诉我,我要跟移民局的官员说我的最终目的地是巴西,而不是阿根廷。在厄瓜多尔会有人来接我。然后,我看见一个人举着写有我名字的牌子来接我,他带我去了酒店,然后用手机拍下了我的照片,并给了我一个我认得的目的地的机票。他还问我要了一笔钱,但我没那么多,就只给了他600美元”。

再往后,通过一名即会法语(塞内加尔的官方语言)也会塞内加尔通用语言沃洛夫语的翻译,本案中的这名塞内加尔人告诉阿根廷司法部门,他上了一辆大巴车,经过一天半的时间,直到在一个名叫纳波利塔诺的城市停下,随后他得知,这个城市与秘鲁共和国接壤。

他继续说到:“当我下车时,我不知道我在哪里或我必须去哪里。”我站了15分钟,直到一个人出现,拿着手机给我看了之前另外一个人拍下的我的照片,然后问我是不是这个人,我说是的,他让我上了车,带我去到一个住所。“


进入这所房子后,该男子遇到了其他塞内加尔人,他们也将被贩运到阿根廷,但他们将首先经过巴西。或者至少别人告诉他要先去巴西。但重新上路后不久,我就明白在到达他们承诺的阿根廷之前,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在那个房子里我们呆了大约三十分钟,直到另一名厄瓜多尔人开着一辆4×4皮卡车来接我们上路。”

“我们搬到了纳波利塔诺的郊区。在那里我们遇到一个问我们索要钱财然后才能划船送我们过河的人。因为我们大家都没钱给他,所以我们不得不步行穿过河流,有时甚至还要游泳。我们被告知,那里是没有人控制的过境点“。

“我们过了河后,每个人都浑身湿透,饥肠辘辘,有人带我们到了一间小木屋,我们还没来得及等衣服晾干,几名男子骑摩托车就来了,他们都是秘鲁人。我们被带到了另一个有更多塞内卡尔人聚集的地方。”

没有任何休息的时间,贩运者将塞内加尔人集中送到另一个巴士总站,在那里他们获得了去利马市的车票。

他们挤在大篷车里,即将成为新时代的“黑奴”,而那些人口贩运集团的成员给他们挨个拍了照。

从利马出发后,另一辆大巴车把他们送到了库斯科。他们当中的一些人生病了,需要水或食物。但他们身上连一美元都没有,其他乘客根本没人帮助他们,只带着鄙视的眼光。


秘鲁以前的首都是库斯科,另一名犯罪团伙成员通过利马犯罪团伙成员发给他的照片一个一个核对这些塞内加尔人的身份特征。

受害者在吃了简单的餐点后得知,他们不得不乘坐新的交通工具前往位于秘鲁东南部的马尔多纳多港,这时大家都开始表达抗议。

经过漫长的等待,一位出租车司机站出来说服了他们,“这个司机是负责运送塞内加尔人的”。没有其他选择,他们又被安置在一间普通的房子里,然后有住进了一家简陋的酒店。

第二天早上,他们乘坐一辆破旧的车辆,颠簸不平地沿着满是坑的泥泞道路前往圣弗朗西斯科,这是与巴西接壤的一个城市。

他们避开当地移民局的检查和控制,在巴西北部和亚马逊丛林入口之一的Arce州首府里奥布朗市做短暂停留。

这名证人泪流满面地告诉阿根廷司法部门(阿根廷当局拒绝给他难民身份,因为他是非法途径入境的),在两天的时间里,“我们一直呆在一个类似于茂密丛林的地方,那里被称为塞内加尔人的营地”。

从那时起,这名受害者就与其他人分开了,因为有些人被留下来为巴西锯木厂做苦工,而其他人显然只到阿根廷的米西奥内斯省,他们要在那里给这个非法组织摆地摊。

随后,本案的受害人乘巴士前往巴西圣保罗市,从那里又出发前往库里提巴和巴拉科。

在那个城市,接他的人拨打了一个手机号码。这个手机号码的主人就是等待着受害人的“接头人”纳尔•迪昂(Nar Dieng)。这个纳尔•迪昂已经改变了原有的国籍,成为了一名阿根廷人,从17年前起就一直住在布省布兰卡港(Bahia Blanca)市。本案中,法官马丁内斯•德吉奥吉指控纳尔•迪昂作为非法人口贩运组织领导人从事违法犯罪活动,而将他逮捕监禁。

同样,他还被指控走私货物和假冒名牌商品的罪行。

由罗德里戈•博尼尼(Rodrigo Bonini)负责的国家调查委员会与法院合作捣毁了这个人口贩运组织。 博尼尼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强调了这一点,他说:“我们通过多方合作,共同破获了这起有组织的非洲人口贩运案件。”

博尼尼表示:“联邦司法部和各联邦机构联合组织调查,最终查明并捣毁了这个分布在阿根廷全国各地专门从事非法移民贩运和非法货物销售的组织。”

非法入境阿根廷
在与这些在阿根廷本地的塞内加尔同胞进行了几次谈话后,受害者告诉法官说,“纳尔•迪昂告诉我,一辆出租车会在巴拉考阿(Baracao)市接我。等了近两个小时后,他们用另一辆汽车把我带到一所房子,我越过边境口岸,没有经过移民局关卡,到达了米西奥内斯省的埃尔多拉多(Eldorado)市”。

一天后,这名塞内加尔人终于坐上了长途巴士,差不多三十小时后,车停在首都布市的雷蒂罗长途巴士总站。

该非法贩运组织负责人当时已经在场,这名从塞内加尔偷渡来阿根廷的受害人被要求上交原始护照。 接头人纳尔•迪昂用法语回答了一句他永远不会忘记的话:“你就当做还在塞内加尔,除非偿还了所有债务,否则你的护照不会给你。”他的悲剧,正如马丁内斯•德乔尔吉法官所发现的其他近百名塞内加尔人一样,才刚刚开始。

这名受害人和其他11名塞内加尔非法移民向法官提供的证词为我们披露了一个非法贩运塞内加尔人的网络,该网络还从事非法销售盗抢商品和假冒商品活动,销售网络遍及阿根廷各地,比如布兰卡港,埃尔多拉多市,马德普拉塔市,Monte Hermoso以及布宜诺斯艾利斯市。

此外,调查人员还查获了价值超过两百万比索的假冒伪劣商品,目前阿根廷司法部门正在追捕一名名叫“费尔南多”的人的身份.据称他是“国家移民局的雇员或高级官员”,但该人与这个非法贩运塞内加尔人的团伙有着密切联系。

除了在阿根廷的接头人纳尔•迪昂之外,法官还起诉了他的兄弟阿马尔•迪昂(Amar Dieng),阿马尔•迪昂负责合作将这些受害人从米西奥内斯省转移到布宜诺斯艾利斯市,他被法官下令实施预防性监禁。另外,还有一名名叫易卜拉希马•阿尔法•德吉哥(Ibrahima Alpha Djigo)的人,他也被法官起诉并判处预防性监禁,该人是负责帮助这些塞内加尔人非法从巴西偷渡越境到阿根廷的嫌犯。

在案件审理过程中,法官认为这个犯罪团伙“使用不同国家的假证件,通过贩卖人口获得经济利益,在受害者有经济需求的情况下将他们带离祖国,利用这些移民不了解移民政策和不会西班牙语的弱点剥削他们,因此该犯罪团伙的罪行应从重处罚。”

现代社会的“奴隶剥削”
马丁内斯•德吉奥吉法官所做的调查揭示了一个真想,这也是现今社会很少公开承认的黑暗面,即那些被跨国黑帮组织欺骗和剥削的非法移民。

国土安全部门秘书欧亨尼奥•布萨克(Eugenio Burzaco)说:“我们已经在消灭当代奴隶制剥削问题上付出了巨大的努力。从世界范围内来看,当前我们属于第1类国家,包括那些完全符合消除贩运人口标准的国家,“他补充说:”这项努力使我们能够挽救许多遭受不同程度劳动剥削和性剥削的人。“

安全部长布里奇承认:“在这三年的时间里,我们已经捣毁了许多贩毒团伙,并缴获了大量的毒品。经过调查,我们又成功捣毁了一个专门进行塞内加尔人人口贩运的非法组织。”安全部长表示:“法院与安全部队的工作很辛苦并且繁重,他们花费了漫长的时间去调查追踪这一个遍及阿根廷多地的庞大人口贩运网络,他们有一个高度组织化的组织系统,甚至能够给非法移民提供虚假伪造的证件。”


酷毙

雷人

鲜花

鸡蛋

漂亮

最新评论

  • .
  • .
  • .
  • .
  • .

文热点

读排行

客服电话

4781-7042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六 10:00-18:00

客服QQ点击咨询

微信公众号

APP客户端

Copyright © 2011-2017 http://www.51argent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Discuz!X3.2 蜀ICP备16028384号-2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