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根廷华人在线

  • 4781-7042
  • 邮箱:horizontechino@gmail.com
搜索

爱恨情仇交织的旅游!一位阿根廷游客的马尔维纳斯群岛奇妙之旅

2019-3-6 15:16| 发布者: admin| 查看: 462| 评论: 0

摘要: 阿根廷华人在线2月20日讯 时秒编译报道 在连续第二年乘坐邮轮享受穿梭在太平洋和南大西洋的航行之旅后,马尔维纳斯群岛对我来说是一个越来越熟悉的地方。乘坐邮轮旅行总能提供船上的娱乐项目以及下船后的旅游项目。 ...

 
阿根廷华人在线2月20日讯 时秒编译报道 在连续第二年乘坐邮轮享受穿梭在太平洋和南大西洋的航行之旅后,马尔维纳斯群岛对我来说是一个越来越熟悉的地方。乘坐邮轮旅行总能提供船上的娱乐项目以及下船后的旅游项目。游船上自带的娱乐设施包括游泳池,水疗中心,剧院,咖啡吧,酒吧,餐馆,舞厅,还可以在甲板上散步,打迷你高尔夫,去图书馆和健身房等等。另一方面,游客能够欣赏外部景观,观景范围从通常从每天雄伟的海上风景到巡航停靠的每个港口。
 
我乘坐的“公主号”邮轮的停靠地点位于“阿根廷”港,这个名字正在逐渐被人遗忘。甚至许多人都称这个港口为“斯坦利”港。数十种不同颜色的山墙屋顶对宾客的到来表达欢迎。还有一副巨幅海报在向我们招手示意。或者,也许,这幅海报在拒绝我们。海报呈现在人们面前第一个清晰的画面,像是强制要求每个来客都要阅读上面的文字。在很远处,人们就可以看到不太清晰的字母,写着:“欢迎来到…”。但就在这排字的下面却是更大的字母,写着上面写着:“福克兰群岛(英国对该群岛的称呼)”。
 
虽然马尔维纳斯群岛的居民在没有进行任何移民手续的情况下进入我们的大陆领土,但我们阿根廷人必须要持有护照才能登上这些岛屿。当地移民局颁发的马尔维纳斯签证只有七天有效期。
 

马岛最大的斯坦利(Stanley)港远远望去五颜六色,阿根廷人称之为“阿根廷港”。


马尔维纳斯群岛具有一种特殊的魅力。在一种充满鸡尾酒般混合的复杂情感中,港口的景色吸引着我们。无论如何,我们可以省略一百余个专门搞旅游的岛民举办的熙熙攘攘的招待会,他们等待着游客,摆出职业的微笑。在接受这些欢迎仪式之前,我们更关注的是岛上的那条主干道(罗斯路)。街道上的景象深深刻在人们的记忆里,那是在1982年4月军队行军踏上这条道路的回忆。

 
礼品店,总督府,教堂,友善的居民,也有冷漠的人,甚至你还可以发现在一些居民窗户上贴着这样的宣传标语:“只有阿根廷放弃其对我们岛屿的主权要求,我们才可能对话。我们要求阿根廷尊重我们的人权。”这并不是唯一的具有主权暗示的宣传标语。甚至有些商店为1982年参加战斗的英国士兵提供折扣。
 

一居民的窗户玻璃上贴着这样的英文海报:“致阿根廷和阿根廷人民,只要不再声讨马岛主权,让我们安静地自治生活,我们还是欢迎你们的。”


一方面,到访马尔维纳斯岛让人百感交集(在岛上的某些地方让人触景生情)和感到自豪。另一方面,也会带来难过和悲伤。
 
到了岛上,可以去看看企鹅,灯塔区,参观第一次和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战争遗迹,参观达尔文港周边的阿根廷公墓或是待在市中心地带游览。我们的游览选择是游览公墓,如果坐面包车需要八十分钟,坐公共巴士需要一百二十分钟。
 
第一次游览马尔维纳斯群岛,我们的导游是一个智利人,名叫马塞洛,来自Punta Arenas。在穿过几个街区后,一条道路将我们带到达尔文港方向,车子正在穿过我们阿根廷战士曾经所在的山地:哈里特山,两姐妹山,隆登山和肯特山时,导游停下车来问我们。“想看战壕吗?”还没等到有人回答他,我们就下车了。走了六七米后可以看见,一条长度不到三米,深一点半米的战壕,周围有石块保护,无疑曾经是一个炮兵小组所在的位置。凭借着他们身后的山脉,我们的英雄们在这里不得不将他们的武器瞄准英国人入侵的地方。

在从斯坦利港到达尔文途中,一处马岛战争时期阿根廷军队的战壕遗址。


在我们的脑海里,这些荒漠地带开始浮现人群,即使想象力只能提供1982年的那些日子的模糊轮廓。远远望去,英格兰人,威尔士市,尼泊尔人就在不远处降落。在空中,阿根廷的飞机试图阻止他们的军事活动。在眼前这片崎岖的山脉和附近地区,被寒冷困住的阿根廷人进入倒计时开始防御战。
 
第二次访问马岛时,公共巴士上的五十名乘客中尽管有四十八名是阿根廷人,但并没有任何人强调这些方面。相反,拥有英国公民身份的智利导游阿德拉却不高兴地说:“在阿根廷人入侵后不久,我们就收复了马岛。”不过阿根廷游客们并不接受他的这种言论。


马岛战争冲突发生后的几年建成的巨大空军基地是这次旅行的倒数第二站,同样吸引我们的目光。然后,我们参观了一家废弃的酒店。这个废弃酒店在达尔文路还没有铺设沥青的时候一直在使用中,当时游客过夜还需要在此进行中转休整。最后,有个标语牌表示前方需要绕道。我们还去了阿根廷士兵的墓地,那里只有一个非常简单的标志:阿根廷公墓。从停放车辆的区域开始,石路将我们一路带到了受栅栏保护的圣地,栅栏是为了避免绵羊的入侵。
 
朴实,整洁,工整对称。周围没有任何东西。沿着小路,我们可以看到先烈的名字(拉蒙•昆塔纳,阿尔贝托马塞利诺•阿吉雷,沃尔特•贝塞拉,奎勒莫•加西亚•何塞•阿尔贝托•恩西纳,还有许多)和那些被标为“只有上帝才知道的阿根廷士兵”的无名墓碑,希望有朝一日这些坟墓主人的身份也能为大家所知。
 
在两次参观墓地时,阿根廷人的衣服上出现了蓝白色的旗帜颜色。阿根廷人这种类型的宣示方式在马岛很常见。出于这个原因,南大西洋群岛阵亡士兵家属委员会给游客们发了宣传单,要求不要使用扩音器,不要放置标语,并且不要在腰部以上的位置露出蓝白色阿根廷国旗。在那一刻,大家的情绪更接近于平静,沉默不语使得风声更加凝重。
 

马岛战争期间,当地居民被阿根廷军队软禁在这栋房屋直至战争结束。


旅行的另一个停靠站是Gosse Green(Goose's Prairie),这是一个小村庄。在阿根廷军队占领岛上的几周时间内,住在这里的居民被带到一个临时工棚里,在那里他们一直被关押着,直到冲突结束。也是从那天开始,阿根廷的军队俘虏就被安排在棚户区里,之前,俘虏被安置在Canberra。导游马塞洛澄清道:“与斯坦利港不同,有各种不同的待遇,在这达尔文港,他们不喜欢阿根廷人,因为这一带的人观念比较封闭”。、

在回程中,两位导游都给我们讲了一些岛上有趣的话题。他们说:“在岛上监狱中只有五名犯人,而且都是恋童癖。”“当岛上居民完成高中学业后,获得奖学金的人会去英国学习,但许多人会在假期回到岛上,看到他们的同学生活水平比他们高,这是因为他们有工作和好的收入。辍学的人不在少数,他们在岛上很容易找到工作。”

 “在每天工作结束时,每个人会去当地的三家酒吧,人们常常看到大家端着酒杯从一个酒吧走到另一个酒吧,然后他们各自回家,洗澡,吃饭,这之后他们做了什么呢?他们又回到了酒吧。”导游补充说,岛上的最大城市的三家酒吧都在十一点关门,这个时间很恰当,足够让每个人都平安回到家中,以便第二天他们能够全神贯注地上班。
 
“岛上居民的大部分物品,包括各种汽车配件都是从网上购买的。”一位导游说。 “在这些岛屿上分布的3400名居民中,大约有50人是阿根廷人。”“由于在巴切莱特时代与智利的关系不稳定,许多交易是通过蒙得维的亚完成的。” “一位当地居民家里的花园里有一个阿根廷装饰品,大家想看看吗?” 于是,我们一行人便前往参观。
 

达尔文镇附近的阿根廷将士墓,按有关规定游客不得展示阿根廷国旗。


距离繁华的罗斯路(Ross Road)只有半个街区,那里是企鹅新闻社的编辑室,每周四都会出版一份报纸。同样在那个区域,距离我们下船的码头五六个街区的地方是老马尔维纳斯宫酒店,酒吧和餐厅,这些都向公众开放。起这个名字是因为酒店的英国籍主人用同样的方式给他1881年出生在岛上的女儿施洗。
 
沿着海岸,我们还去了一个半圆形的广场。广场上还有“解放纪念碑”。这是对“那些解放了我们的英国人”的一种致敬。在纪念碑的旁边是撒切尔夫人的半身铜像,她在1982年4月3日发表的演讲被雕刻制成了铜像。她当时在演讲中说:“岛上的居民人口不多,但都有权生活在和平中,选择自己的生活方式,并确定自己效忠于谁。”不幸的是,没有人告诉那些在1833年1月入侵岛屿的英国人,当时的少数阿根廷居民有权利生活在和平当中,有权选择自己的生活方式,决定自己效忠于谁。
 
靠近码头,还有另一座纪念碑。 那是1933年安放的四条鲸骨,据介绍,这座纪念碑是为了纪念“马岛成为英国殖民地一百周年”。
 
一股充满敌意的风开始吹起。礼品店里摆满了纪念品(铅笔,帽子,杯子,冰箱贴,充气企鹅,斯坦利熊,钥匙链,长袜等),上面写着“福克兰群岛”字样。在三个酒吧中,胜利酒吧(1984年开业)被称为对岛屿所属国家旗帜和归属问题中最激进的。随着游览时间的继续,我们感觉到中立区仅限于船舱空间内。
 
下午开始冷了起来。到了五点钟,码头开始变得空荡起来。我们的游览时间结束了。


酷毙

雷人

鲜花

鸡蛋

漂亮

最新评论

  • .
  • .
  • .
  • .
  • .

文热点

读排行

客服电话

4781-7042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六 10:00-18:00

客服QQ点击咨询

微信公众号

APP客户端

Copyright © 2011-2017 http://www.51argent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Discuz!X3.2 蜀ICP备16028384号-2

返回顶部